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在夜行巴士里,被侵犯的女大生
在夜行巴士里,被侵犯的女大生

一头浅棕色的长髮用粉红色髮圈挽起头髮,鹅蛋脸和精緻小巧五官,白皙娇嫩的皮肤,丰满柔软的胸部,黑白条纹的上衣,蓝色短裙,纤细雪白双腿,让雅子身上散发一种清纯又不失性感感的小美女


我的名字叫佐伯雅子,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,担任大学社团网球社的社长。


今天,我正独自前往暑假外宿训练的场地勘查,虽然去的时候平安无事,却在归程时发生了意外。


就在要达成夜行巴士前一个小时,我发现自己不小心弄丢了钱包和车票。


「不是吧~我怎幺会怎幺不小心。」


正当我蹙眉头想该怎幺办才好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,这荒山野岭的手机也没讯号能跟同学或家人求救,正当我急的不知如好是好时,一位大叔出现在我眼前,满脸温和的笑容的出声询问我。


「小姐,妳看起来很困惑,是不是遇到什幺困难了。」


我满脸疑问望向温和又不失礼貌大叔,但心里还是有些警惕着。


「不要害怕,我不是什幺坏人....」


少女犹豫的要不要把自己弄丢钱包的事情告知大叔,大叔看上去是个好人,但是如果错过眼前的大叔自己就真没人对自己伸出援手,只能像大叔求助。


「原来是丢失钱包和车票啊,妳若不介意,大叔妳买车票好嘛。」


这位突然出现的大叔,十分有善替我买了一张车票,好让我能够搭上巴士。


要是我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让大叔帮我买票,因为这样回家的代价太大了。


巴士已经在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了,因是夜间的巴士,大部份的旅客早以进入梦乡,包括我也不例外的睡觉了,然而就在此时大叔看到睡在他隔壁香甜座位上的我,淫笑的伸出了魔爪,我知所以会坐在大叔旁边也是巴士站的人安排的,巴士站里的站员想说我一个女孩子有人照应也是好的,可站员跟本不知道这看似无害的大叔,对我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。


大叔粗糙的双手,摸像了我雪白纤细双腿,此时的我还在睡梦当中,并未醒来,大叔发现我没有反应双手更加大胆,隔着我的白色棉质内裤,抚摸着我的私密处。


因为大叔粗糙的手一直在我的小腹还有私密处爱抚挑逗着,很快我就开始有些知觉,只觉的自己的小腹周围相当温暖,我才缓缓的睁开双眼。


确看到大叔用左手,把我身体往他的方向靠拢,右手还是持续抚摸着我,大叔看到我醒来了,反应也很快,左手瞬间就摀住我的嘴吧。


我满脸通红的挣扎呜咽着,想要出声询问大叔。


大叔叹了口气,说道。


「真糟糕,还以为妳睡的很熟,没想到还是被我弄醒来了。」


「唔...嗯嗯....唔」


我挣扎想要起身,想要逃离大叔的身边,可无奈我的位置是靠车窗的。


大叔的眼睛在也不像是刚刚和善的眼光,而是充满性慾看着我。


大叔用嘴吧在我的耳朵旁边吹着气,并且充满性慾的口吻说道。


「醒来了也好,反正其他乘客也熟睡了,我们来独想这二人世界吧。」


我由于自身性格的关係,不太擅长拒绝别人,所以在那时候没有拒绝大叔的热心帮忙,也因为没有其他办法而像大叔借钱。


大叔的嘴伸出了粗糙湿润的舌头,在我的耳朵上舔拭,我想闪躲但大叔用嘴吧轻轻咬着我的耳朵,我因为大叔摀住我的嘴巴,发不出声音,只能小声的求大叔住手,想当然大叔并不会停止。


「不要...别这样...大叔你想干什幺?」


「当然是干妳啊?不过妳的安静点,妳这样会打扰到其他乘客休息的。」


问题明明就不是这个,大叔的右手还是隔着我的内裤抚摸着我的私密处,手指在隔着薄薄的内裤摩擦少女的阴蒂。


「唔.....别....别这样。」


「真的不要嘛?可是妳的身体很诚实,不像是不要的样子啊。」


「不....别再怎幺做了...啊」


「可是妳的身体一直都颤抖着,莫非妳是属于敏感体质的。」


「拜託...请停下来啊...」


「妳看妳内裤这里都湿透了,还嘴硬啊。」


「不要...请停下来....拜託。」


我满脸通红的的像大叔求饶,为什幺怎幺和善的大叔,会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正当我在思考怎幺办的时候,大叔的说话的声音又传来了。


「那我把手指放进去内裤里,试看看。」


我颤抖着,身体越发往大叔身上靠,我满脸通红了,脑袋一片混乱为什幺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车上,为什幺刚刚十分和善的大叔,会对我做出这种事情。


我在这个夜行巴士里,被一个大叔骚扰,并且无法逃脱和发出声音的空间里,大叔的手指在我阴蒂上持续的摩擦,时而用手指揉捏我的阴蒂。


「唔.....嗯....啊.....不....」


「真好听的呻吟,不过得小声点,不想被其他的人知道吧。」


我只能克制音量的娇喘呻吟着,根本不知道该怎幺抵抗大叔的攻势,只能让大叔的手指在我的阴蒂上胡作非为。


「啊....不....噢....噢....」


这不是真的,实在让人很难以置信,我到底在做什幺,为什幺不反抗,为什幺会在种地方被初相遇的大叔,用手指侵犯着我的身体,大叔只感觉到我的下身一片湿润,手指更变本加厉的插入到我的小穴里,我感到很羞耻但确不知道该怎幺办。


「啊. ..别摸那边....啊....那边不可以...啊」


「小声点,想吵醒大家,看妳现在发情的欠人干模样?」


我觉对不能在种情况下有感觉,绝对不可以高潮,可大叔持续的玩弄我敏感的身体,蹂躏我的敏感地带,终于我还是在大叔的爱抚下,达到今晚的第一次高潮。


「啊....啊....啊.....不.....要....停下来....去了啊....」


这下子我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摊软在大叔的怀抱里,大叔从后面环抱着我,并且把雅子的的内衣解下,大叔粗糙的大手揉捏住雅子丰满柔软的胸部。


「看来刚刚妳已经高潮过一次了,大叔的手指让你怎幺舒服嘛?」


「啊.....求求你...住手...啊....」


我已经无力挣扎,脑袋瓜里盘算着还要五个小时才能到达自己所在的城市,该死当初就不因该把网球社暑训地点,定在那幺遥远的地方。


但大叔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,而是用粗糙的双手,揉着我的乳房并且用手指捏着我敏感硬挺的粉红色乳头来回旋转。


「妳的胸部还真大,乳头又那幺敏感,看来妳很常被男人揉奶,是不是奶被男人揉大的啊?」


「才....才没有...住手....」


「虽然嘴上否认,但身体确实是感受的快感,乳头都硬起来了,没想到妳看上去如此清纯,实际在床上确如此淫蕩,到处勾引男人。」


大叔言语上的羞辱,手指也一直在玩弄我的乳头,觉的用手玩的大叔还不过瘾,直接用嘴巴把我小巧敏感到乳头含了进去,并且用舌头不停的挑逗着,不行不能在这样下去,不然我又要在度被大叔搞到高潮。


「无论怎幺舒服都忍着不发太大声音,真是乖孩子,大叔会给妳奖赏的。」


我的乳头相当敏感,乳头和私密部位同时持续被玩弄,在这样下去,我又要被大叔搞到第二次高潮了。


我似乎很容易被痴汉盯上的类型,至今在火车上遇到过不少痴汉,但由于火车上周围还有许多人,所以痴汉们并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可能,就算是最坏的情况下也能从火车上逃脱下来。


但在夜行巴士内,遇到痴汉时却无法做出抵抗和逃脱,难道说我真的没有办法阻止的了大叔的侵犯嘛,难道我就只能忍受大叔的所有在我身上的行为嘛,在我思考时,大叔蹲在我的双腿中间,用灵活手指和粗糙的舌头让我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,又高潮了三次,我已经虚脱无力。


我不想在被大叔玩弄,所以尝试背对大叔,但这样的决定显然是错误的,结果就像我是主动勾引大叔插入一般,让大叔更加兴奋。


「小骚货,妳就怎幺想要男人的肉棒嘛?」


大叔说玩就把他粗长丑陋的阴茎,抵在我幼嫩的小穴入口,一用力就阴茎就这样插进雅子的体内。


「不...不是这样...你不能这样做....」


但为时已晚,大叔已经将肉棒整根插入雅子体内,而且从背后插入可以插的更深,大叔的尺寸本来就不小,这样更让雅子吃不消,差点就叫出声来。


「啊....啊....不....好粗....噢....好深」




雅子万万没想到,大叔肉棒会插进来,只能默默流着泪,承受大叔对自己的姦淫。


大叔把自己的阴茎深深插入雅子的阴道内,并且龟头不停用力撞击着雅子敏感的子宫颈,雅子只能紧紧夹住肉棒,阴道内不停收缩,像是要阻止大叔的阴茎在前进似的。


「怎幺了啊?夹好紧呢~很爽嘛?」


「啊....轻点....太深了....啊....啊....」


「求求你....不要....不要...内射。」


「原来妳是担心这问题啊,我理解保证不射在里面,但相对的妳必须答应我一个请求。」


「好...好...我答应你的请求...不要内射。」


「那幺就怎幺说定了,我们就继续下去吧~」


大叔身体整个压在雅子身上,并且在雅子的小穴中阴道内疯狂的抽插着,龟头不停撞击我的子宫口,就这样我忍受大叔疯狂姦淫,在大叔身下又疯狂高潮了三次,我这个晚上到现在为止,我已经被大叔弄到高潮了十多次了。


但时间才过三个小时而已,我的小穴被大叔不停的反覆抽插着,虽然大叔按照承若没有内射,但大叔的阴茎一直保持着硬挺的状态,不停的在我的阴道内抽插着。


「小骚货,满意大叔的大肉棒嘛?」


「嗯...啊...嗯...啊...」


「到是回话啊...都是妳在爽呢,大叔我可是一直在忍耐,所以妳也起码扭腰迎合一下。」


「嗯...啊....哈...又要...去了....啊」


大叔直到最后都没内射,肉棒都还是精神满满,因此我被迫帮大叔口交,这下还大叔喘气着,很享受我的口舌服务,并且要求我要把肉棒含的深一点。就这样我替大叔口交了半小时之后,大叔突然用手用力压着我的头,然好在我嘴巴里射了出来。


「不许吐,吞下去。」


「唔....嗯.....唔....嗯」


「我已经按照约定没有内射,所以在这之后我们在持续一段时间好嘛?」


从巴士站下车之后,我变被迫搭上计程车,我被大叔带到一栋相当可疑的房子里。


「大叔我可是一间看护设施的院长,由于妳向我借了钱,所以就在这里打工一天。」


因为是看护工的工作,我觉的没太大问题,但是我把这份工作想的太简单了。


这里名义上是一间看护设施,实际上是一间老人的风俗店,我也被迫换上泳衣,眼睛被矇住了,手也被束缚。


三个老人围着雅子的身体上下起手,不停抚摸雅子雪白柔嫩的肌肤,挑逗着雅子姣好的身材。


「今天的女孩子,真可爱。」


「对啊...胸部还挺大的。」


「真叫人兴奋。」


「你们...你们...是不是搞错什幺了」


此时我的身体被老人们抹上了乳液,敏感部位也被抹的黏糊糊的。


「放轻鬆点,我们会让妳很舒服的。」


「妳可以不必怎幺害怕,我们只是稍微玩弄一下妳的身体,等我们舒服了,就会停止的。」


老人不停挑逗我敏感的身体,我尝试不断扭动身体的方式,避免得到快感,但是我确无法逃避众人的挑逗下,所带来的快感。


明明说好不许插入的,但是老人说会支付高额的费用后变强行把阴茎插入小穴内。


「等一下...啊...你们...不可以这样做....啊...啊...啊...」


老人才不管雅子是什幺反应,一个接着一个轮留姦淫着雅子敏感的小穴,为什幺我要遭遇这种事情,若是早知道是这样,我就因该要拒绝大叔的,在老人们持续的挑逗下,雅子又彻底的高潮了。